RSS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2

用这里来存放我不知该放去哪里的那些思绪

一直都想写点什么,记录点什么,用来留给以后的自己看一看。但是,总是因为不知道写在哪里,不知道从何开始而没有拿起过笔。直到,我找回这里,翻过了重重障碍,从新找到了这个类似于心灵垃圾入口的地方。

两天前听着living things的时候就在想,我的人生和mike的人生有些什么样的交集。就像是人人上前两天出现的那篇文章,国内外同一时间历史的比较。那么,一样的,在同一个时期,mike的轨迹,我的轨迹分别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1998年,chester被mike招去作为主音歌手,有了现在的阵容,只不过当时的他们还是被称作Xhero的名不见经传的小乐队,每天面临被唱片公司拒绝的状况。

1998年,当时的我连小学都还没踏进,幼儿园大班,每天混混沌沌地过着没有作业的生活。早上被老爸送进弄堂里的小学校,中午不出意外地最后一个吃完饭。中午,或者装睡观察老师,或者被拉去跳奇怪的小天鹅。下午看着坐在前面男生的板寸头发噱,等着放学。傍晚跟着走路扭得挺好看的舞蹈老师排队到巷子口等家长。生活很闲,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闲得蛋疼。但绝对不能说我没有目标,当时我的目标比什么时候都清晰——赶快毕业上小学。

2000年,hybrid theory首发,乐队在网络上赢得了大批的粉丝,签了公司,有了可见的有希望的未来。但其实这要放在中国,也就是个被全国人民用口水淹死的网络歌手,红个一阵儿的命运。那时的mike还是顶着一头红毛的热血小青年,在中国那就是典型的愤青,头发根根直竖,唱着属于年轻人的无名火,表情狰狞,动作到位。

2000年,二年级。那个时候我竟然还没有意识到我是个差生,整天被老师给家长告状开小差,上课说话的差生。除了数学学得还行之外,什么特点也没有,还一直自信地以为班主任其实挺喜欢我的。但其实,我就只是个班里什么群体都不会邀我去当固定班底的边缘人。说到群体,当时的老师最怕学生拉帮结派,我那时心气相当高地认为我就是反对并实践不拉帮结派的典型。一直到前段时间,老妈才告诉我,老师曾经告状说我在班里搞小帮派,那一霎那我简直哭笑不得。难道你没看出来这么明显的帮派头头是哪个吗?还是因为她们家都是资深老师不敢说?Anyway,反正我也毕业这么久了,这些本来就是小孩子气的事情就没有什么纠结的意义了。但说到二年级最让我怀念的一件事就是那个时候我无可比拟的阅读能力。不知怎么的,班主任那里竟然有一架子儿童文学,并且对符合一定条件的学生开放借阅(什么条件具体早忘了)。自从我达到了那个条件,就开始疯狂地看书了,每半天去换一本看,那可都是食指指节厚薄的书啊,我从来只下课看,而且一字不漏,连老师后来都不相信差点不敢借给我了。说实话,至今我也不解是如何看下来的,只可惜那些也不是什么经典,看过早就忘记了。

2003年,meteora爬上了billboard200第一的位置,乐队在全世界的粉丝越来越多,还发了第一张live专辑,整个队伍几乎都处于巅峰状态。mike同学也在这一年步入了婚姻,娶了儿童作家anna,生活甜蜜。这段时间头发变回了黑色,只是根根竖起的状态未变,耳朵上的金属环还在闪,热血劲还相当猛。

先在这里停着,有空了再来补,先睡觉去………………这么一会1000+的字数也够猛了…………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October 6, 2012 in Uncategorized